舞蹈|跳進文字裡!衛武營舞蹈書寫工作坊後記

因為喜歡,所以書寫。

「為什麼要書寫?」有一位同學拋開了這個問題,是一個可時時刻刻反問自己的思辨。對我來說,我喜歡分享,特別是把美好分享給朋友們,期待有機會也能感受其中的美好。

關於舞蹈,起初對我來說是相對陌生的表演形式,因不善肢體表達而覺得難以碰觸,但往往會因劃地自限而錯過許多相見恨晚的美好,舞蹈就是。

我的舞蹈啟蒙建立在雲門2《春鬥》的時代,年輕編舞家們迷人的實驗性舞作,是引領我對舞蹈興趣與關注之始。隨後,有幸加入春藝實習,無法忘懷的是那年在岡山文化中心初次觀賞雲門2 駐市教育場的震撼,舞者們以日常生活中的動作,如刷牙、洗臉、行走、搭公車等動作組織串連與堆疊著,編織出啟發全場共舞的動人畫面,才讓我意識到原來舞蹈可以如此生活!

那年,也感謝春藝團隊的信任,讓我幸運加碼遇上神級德國舞蹈劇場教母—畢娜鮑許《春之祭》與《穆勒咖啡館》以舞團保母的角色貼身看顧與觀察舞團一週,加倍震撼(下巴掉下來的那種)從此開展了擁抱舞蹈節目的開始。

回到2020年9月,當收到衛武營 EDM「2020臺灣舞蹈平台_躍躍紙上的舞蹈世界-舞蹈書寫工作坊」的那一瞬間,便立即興奮的打開報名表。舞蹈書寫,亦或是表演藝術書寫相關課程於南部較少見,對我來說是個非常難得的經驗,也希望重新檢視自己對於表演觀看與文字產出。

與其說是舞蹈書寫工作坊,我覺得更像舞蹈交流會,就如同工作坊第一堂課魏琬容老師分享到「舞蹈世界如今百花爭鳴的綻放,我們總是只能看到其中一部分。」除了帶我們走過百年舞蹈發展脈絡與各流派訓練方式,更不藏私分享多年觀察累積的舞團與作品推薦。

關於舞蹈評論,特別喜歡琬容老師自居的 #超平易近人舞評門派(簡稱「超平舞派」)著實翻轉對於過去艱澀評論的想像。白話且與時下連結的文字論述,與過去思考如何以易懂的語言與觀眾連結不謀而合,將專業知識轉化的過程一直是近年來學習的課題。

「誠實觀察自己身體與演出的共感,作為感受的開始。」曾為舞者的樊香君老師猶如醍醐灌頂,完全點出過去書寫的窘境,過多詮釋的文字總圍繞著有限生命經驗轉著。除了當下的感知為重要的第一步,老師強調以客觀描述為首要,進而分析主觀感覺,是避免重複掉入自身感知框架的秘密。

以電影人角度進入雲門舞集實務工作角度的平瓊男老師、以劇評角度到駐節評論家的楊美英老師豐沛的文化轉化與類比經驗,從每位老師不同背景下發展出的評論形式與豐厚經驗談,加上與編舞家謝杰樺老師與舞者現場工作的難得機會,除了從感受自己的身體、關節、呼吸、心跳、人與空間外,更深刻理解到揉捏建構舞作中的理性與感性,過去參與演出製作工作,鮮少真正面對身體細節的觀看與感知,對我來說是個十分珍貴的體驗。

面對藝術作品時,是最赤裸的將自己的心拋出去與其交流,很私密,而藉由文字記錄下當下的感覺時,除了藉由文字梳理作品,更深層的其實是在梳理人生。回頭看著過去的文字時,也就如同翻開那封存的狀態與思考方式。

舞蹈是什麼?藝術是什麼?藝術評論是什麼?

總是回到本質的課題,就如同創作,只是一個提問與對話的開始。

感謝衛武營安排的精彩課程與前輩們無私分享,讓我從新開啟與舞蹈相遇,期待舞蹈平台的美好發生!

11.2 – 11.8 衛武營 2020 臺灣舞蹈平台:相遇
精彩資訊|點我跳進去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